美文欣赏
美文摘抄经典美文情感美文伤感美文爱情美文原创美文
文章荟萃
爱情文章亲情文章友情文章心情文章励志文章百家杂谈
散文精选
散文随笔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经典散文爱情滋味感悟生活
心情日记
随笔幸福快乐感伤难过无聊思念寂寞随感
诗歌大全
现代诗歌古词风韵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赞美诗歌谈诗论道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青春校园都市言情故事新编微型小说现代小说
故事大全
情感故事感人故事童话故事爱情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
好词好句
经典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搞笑句子唯美句子英文句子个性签名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高考作文优秀作文

三个爸都是你的亲人

2022-06-02 . 作者: 落日圆 . 热度:

一、她给弟弟找工作

“吴经理,我求你个事——” 走在前面的吴经理,回头一看,是急急追上来的闵甄,他从来没见过闵甄这么急。“什么事?这么急。” “我想让我弟弟来这上班——” “我们这里暂时不缺人。” “可他是我弟弟。” “弟弟!要真是你弟弟,就给你个人情。领他到人事部去,按他的能力——” 闵甄有点害怕起来,她知道,她这个弟弟啥也不会,还没学历,人事部肯定不会用他的,“他啥都不会,又没工作经验,可能过不了人事部那关——” “他啥都不会,是叫我们厂养他?” “那哪能呀!吴经理,你看哈,这新来的员工,不都要先培训吗,就让我来带带他,你看——” 吴经理听到她说的话,也不太好回绝了,就很免强地道,“那就带他到你们车间去—— ”

——闵甄把弟弟托给了,车间的制药配料师杜森,让他给带带——

二、这正是他能独立操作的机会——

——————————

“小闵,我请了两个月假,明天就要回潼北老家去——” “ 为啥?” 闵甄有些惊异,“我那94岁的老母亲病了,得回老家去看看她,如不赶快回去、只怕是看不到老人家了。” “我也是潼北的人,那你赶紧点回去,只是你这一走,谁来配料?再说吴经理知道吗?” “我看立韦还可以,吴经理那儿我也说过,就让他试试吧,不然就另外去招一个师傅回来。” 杜师傅说完就走了,她很想留住他,可他那年老的母亲——

闵甄这时感到有点儿高兴,她觉得她弟弟还算不错的,这给家里的父亲也有个交待了。正在她高兴的时候,吴经理来了,“你真准备让你弟弟配料?” 闵甄点了点头,“你有把握?” “杜师傅不是跟你说过——” “但他也说过,‘不然就另外去招一个——’。”

吴经理走后,她有些犹预了。但又觉得自家的弟弟,别人不信任,自己总不能不信任呀,这正是他能够独立操作的机会——

三、吴经理担下了全部责任

“你怎么搞的?” “啥 ?怎么搞的?”立韦听到姐姐闵甄这样问,有些不满意的样子。“我们车间昨天生产的半成品,配料比例不合格,全都暴废了。” “哦!那是我第一次独立操作,没经验,第二次就好了。” “你倒底行不行?” “行,这次肯定行。” 这姐姐也是有些护着她弟弟,竟同意了他再来一次——

————————

“闵主任,你要当扶弟魔我管不了,让厂里遭受那么大的损失,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吴经理平时对闵甄都像长一辈样,叫她小闵。今天的态度使她不知所措,但她知道事情一定很严重,她低下了头,叫了声,“吴经理!”吴经理仍很气愤,“你是我一手培养起来的车间主任,这些年来也干得不错,我也很信任你,可是你这次给厂里带来的损失高达七十万。” “ 谢谢吴经理的栽培,损失我赔就是了。” “你赔,你才工作几年,你赔得起吗你? ” “把账给我挂上,我会——” “你还想挂账?住嘴吧,厂里哪还容得下你?实话给你说,厂里正在写材料起诉你,你赶紧带着你弟弟走吧。” “那你怎么办——” “你弟弟是我同意进车间的,而且还没经过劳务部门,我肯定也脱不了干系。最后想了一下,索性就把责任全部担了,并请求董事长别去法院起诉,那钱我负责赔了就是,那董事长见损失能收回来,也就同意了——”

四、杜师傅回来了,立韦被爸叫回了家

这半成品车间已经无法运作了,厂里要不是还有点半成品库存,这厂子怕是要瘫的——

正当吴经理万分着急的时候,杜师傅回来了。他知道这情况后,便要马上展开工作,但一听说闵甄不在,他不干了,“吴经理,你不把闵甄找回来,那就另请高明!” “她给厂里造成了那么大的损失,董事长是不会同意她回来的。” “那我就去见见董事长——”

经杜师傅和吴经理二人的努力,闵甄才恢复了工作。

她弟弟因无法找到工作,经常找她要钱,她养了他一年多。农村的父亲知道了,就把他叫回了家。立韦从小就被父亲和姐姐惯着,啥事都不做,啥事也做不来。回家去也是父亲养着,父亲老了,农活做不了了,再养个成了年的儿子,显得困难,他只有再找闵甄多要些钱了,闵甄平时每个月都给她爸4000元,从现在起,她每个月得给5000元了。剩下不多的钱,让闵甄的生活显得来有点紧巴,更别说结余了——

五、他儿子也一定长得不差

闵甄漂亮,27岁,身体健康,做事麻利,算得上是个能干人。吴经理培养了她,也看上了她,看上她不是想她当媳妇,是想她能当自己的儿媳妇。她有些害怕,她怕自己配不上吴家的儿子,但也不敢拒绝。吴经理在工作上一直培养着他,帮助着她。那几十万的损失,他也一个人独自赔付了,吴经理像父亲那样关顾着她,她也总觉得欠着他,她很想叫他一声爸,可这爸也不是能随便乱叫的,因为家里还有着一个爸。

‘要是当上了他的儿媳妇,叫他爸不就是正当的了吗?也不知到他儿子长啥样子。不过又想回来,那吴经理都五十出头了,相貌都还像极了一个很帅气的大叔,他儿子也一定长得不差。 想到这里她便应下了这门婚事——

六、捡回来的娃?我是捡回来的娃?

婚后,闵甄带着丈夫,回到潼北乡下看望父亲,父亲却满脸的不高兴,“你们回来做啥?” “回来看你呀!” “看我?不是吧,再说我有什么好看的,你只要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就行了。” “爸!我们结婚请你,你又没来。是怕你出啥事了,或者是生病了,所以,才赶着回来看你。” “怕我出啥事了?不是吧,是来问我,为啥陪嫁姑娘的钱,都不舍得给一点?” “爸!女儿结婚,你一点彩礼钱都没收,哪还敢要你的陪嫁钱。”“既是这样,那我们就扯平了,谁也不欠着谁的,以后你也别再往家里打钱了。” “爸!你说啥呀,你是不欠我的,可我却欠着你的,没有你就没有我,你生我养我的恩情一辈子都还不完。” “你别说了,我听到都生气,你就一个弟弟,叫你给他在城里找个工作,可没做多久就——那也叫报答我?捡回来的娃,还真是当不得亲生。” “捡回来的娃?我是捡回来的娃?”闵甄一下子懵了,“爸,我是不是把你气糊涂了,我明明就是你亲生的,怎么说是捡回来的娃。” 闵老汉气愤地道,“你就是捡回来的娃,你就是捡回来的娃!以后再别到我家来,我也不想见到你,我也没你这个女儿,你走,你快走呀!”老汉一边说一边就把二人推出了门——

七,王三婶道出了闵甄的身世

闵甄被父亲赶出家门后,很是不解,“我明明是爸的亲生女儿,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捡回来的娃。” 她叫那新婚的丈夫先回城里去。之后便到了王三婶家里,“婶——” 她双手搭在三婶的双臂上,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从小时起,三婶就一直对她好,“闺女,你好久都不来婶家,怎么今天一来就哭,你哭个啥?” 我爸他不要我了,我刚被他赶了出来,还说我不是他亲生的,是捡回来的娃。王三婶沉默了一下才开口说道,“这老头!叫我不说,我听他的话二十多年了,我都没漏过一个字,他自己倒说出来了——不过,你的确是捡回来的娃,你也别哭了,让我说给你听。”

三婶喝了口水。“记得婶那时从地里回家,忽然见到路边有一个女婴,还十分地可怜,便抱回了家。本想收养下来,可婶已经有两个娃了。后来想到了你爸,你爸妈结婚多年都没孩子,他们就收养了你,还叫我以后都别告诉你,这事有点怪,自从有了你以后,没两年你妈就生下了你弟弟,可是她刚生完你弟弟不久就死了。这下就苦了你爸,他一个男人家,拖着两个孩子,那情况就可想而知了——可是你爸对你特别好,他不辞辛苦地挣钱供你读书,直到你大学毕业,他的担子才松了许多。你那弟弟却是个不会赚钱只会用钱的主,天天就望着你给你爸那几千块钱,你爸他还是轻松不了。你爸他对你好哇,那些年就顾着赚钱供你读书,没有时间教育你弟弟,可他从来没在我这里说过你不好,他只怪你弟弟不争气,也怪你妈死得早了些——”

八、这孩子是你抱回来给我的,——还是还给你

闵甄从王三婶家出来,又去叫爸开门,她爸就是不开,还叫她有多远走多远——

天黑下来了,雨也下起来了,雨里还夹着风,她还是没走,还在不停地叫着,“爸——你开门呀——” 一股寒风吹来,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她受凉了,惭惭地有些有些支持不住了——

弟弟回来了,那门还是开不了。弟弟知道王三婶对姐好,便背着姐姐去了王三婶家。王三婶觉得这事不对,这老头不是很喜欢这女儿的吗,咋一下就变成这样子了。他把闵甄安顿好后,就和立韦一道去找他爸,一进门就扯开嗓门大声地道。“闵老头,你疯了吗?那么辛辛苦苦养大的闺女,说不要就不要了。” 这老头,声音也不小,“张三嫂,这孩子是你抱回来给我的,我现在不要了,还是还给你,好好领回去吧,别在这里瞎闹腾了。”闵老头说完就再不说话了,那张三婶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回家去劝说闵甄,“闺女别伤心,你爸他不要你,我要你。以后不开心,就回来找三婶——”

九、杜师傅高兴地道,这闺女不会死了

闵甄生产了,生完孩子就大出血,急需输血,一时间找不到和她血型相同的血。医生有些着急,如果不能急时找到相同血型的血,病人就有生命危险,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了。闵甄的丈夫一直守在她的病床前,也一直听到她在叫爸,她好像觉得自己就要死了,她希望在死之前,能见到那个养了自己二十几年,又不要自己的爸。她丈夫懂到了她的意思,便给他爸去了电话——

吴经理也在医院,他在情急之下,找到了杜师傅,杜师傅听说这事也很着急,他立马发动全车间的人去验血,希望有和闵甄相同的血型。这事也巧,全车间十几号人当中就只有杜师傅的血型和上了,他高兴地道,“这闺女不会死了!”

十、费了些老力才把她养大——

闵老汉来了,他一路上都在哭,他怕再也见不到女儿了。没想到女儿竟然好好的,还抱着个大外孙子,他不哭了,并高兴地道,“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吴经理也来和亲家公唠了会,最后还说,“——要不是杜师傅的血,你怕是见不到你女儿了。” “杜师傅的血——他人在那里?带我去见见他,我要好好地谢谢他。” 杜师傅来了,这话他也听到了,并玩笑地道,“你要好好地谢谢我,你说来听听,怎么个谢法?” 闵老汉看了一下杜师傅,二话没说就朝杜师傅跪了下去,并重重地磕响了头——众人有些惊讶,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兴这种礼法。杜师傅赶紧弯下腰去,双手扶起了闵老汉,“老哥哥,我那受得起呀,你这不是要折我的寿吗!” “你用你的血救了我的宝贝女儿,我就该给你磕头。” “你真当她是你的宝贝女儿?我听说你都不要他了。” “谁说我不要她,是不想让我那好吃懒做的儿子赖上她,使她不能安宁。” “我还以为你真不要她,你若是真不要她,我就要了。” “你想得美,我从她几个月起,就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她养着,我容昜吗?我老婆又死得早,我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的,费了些老力才把她养大——”

十一、爸,你以后别再说我是捡回来的娃了

闵甄看到她爸,为了答谢杜师傅,竟然向杜师傅下跪,本就感动不已了。后来又听到二老的对话,更是感动得流下了眼泪来,同时也知道了自己在爸心里,所站的地位有多大。她去到了闵老汉的身边,抱着他哭个不止,“爸,你以后别说我是捡回来的娃了,我就是你亲生的,也别怕弟弟赖上我,让我不得安宁,你们是我的亲人,我赚的钱是该给你们用的——” 老闵用手揩抹着女儿的泪水,“我是想你好,我也想你弟弟好,如果他长期指望着你,怎么可能好得起来,我想让他也能够跟你一样自食其力。”

旁边的杜师傅听到了,便道,“老哥哥,你那儿子还是比较聪明的。上次的事,都怪我有事情走了,要是能多带他一段时间再放手,也许就不会出那么大的事了。” “都怪我!” “都怪我——”闵甄和吴经理都抢着说。

十二、这女儿也可能原本就是我的

“老哥哥,如果我能争取到一个机会,让你儿子重新回到厂里工作,还包给你管教好,并教他的技术,你愿意吗?” “那我是感恩戴德,一定好好地谢谢你。” “怎么谢,又是下跪,磕头——如果还用这套就免谈。” “你要怎样?” “来点值钱的。” “钱!我有,我有,我带了许多钱来,原本是给女儿救命的,这下她没事了,就全给你。” “钱,我不要钱。” “你要啥?” “我要你把女儿让给我。” 老汉坚定地道,“那不行,打死我也不同意——” 闵甄看到她爸还是那么倔,有些急了,“爸,你放心吧,只要他能把弟弟教育好,我就认他这个爸又有啥关系,他是我爸,你还不是我爸,再说你女儿多一个爸疼爱,难道还不好?” 闵老头很不情愿地道,“好嘛,就让给你嘛。” “老哥哥,你不要舍不得,这女儿也可能原本就是我的。” “这话从何说起,明明是我辛辛苦养大的女儿,咋会是你的——”

十三、她不该叫我爸吗

“你听我说,第一、她的血型和我想同。第二、她岁数又和我那丢失的女儿相同——要是还有个第三——就好了。” “第三?根本就没那回事。” 杜师傅又道,“我那女儿,左脚有六个脚趾头。要不叫小闵把鞋子脱掉,让我看看,看了我就死心了。” 闵甄正要脱鞋,闵老头慌了,他不停地向闵甄摇手,示意她不要脱。当闵甄脱掉鞋袜后,闵老头一看笑了,杜师傅却没那么高兴了,他很不甘心地道,怎么会是五个脚趾头呢?” “爸,我还真是你女儿。” “你不是我的女儿,我女儿有六个脚趾头,你没有,你没有——” “爸,我有,那小脚趾头,是我去做手术锯掉的。” “真的吗?”老杜高兴得泪都流出来了。可闵老头却担心起来,他怕养了二十几年的女儿,一下子就被别人认了回去,他害怕得有些发抖,几滴老泪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她左脚原本是有六个脚趾头,她是你的女儿,你认回去吧。” 说完他竟哭出了声。

闵甄看到闵老汉那伤心的样子,好生不忍,连忙过去抱住闵老汉,“爸你别伤心,你也是我的亲爸,我有两个爸。不,我有三个爸。” 老哥俩吃了一惊,“你还有一个爸?” “有哇,我公公不也是爸嘛。” 吴经理来了,“她不该叫我爸吗?”闵甄笑了,三个老头都笑了。

美文.分享

人喜欢

美文网微信号:mw748219
上一篇下一篇

发表评论

点击刷新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的评论需要经本站审核才能显示出来!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第三方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