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
美文摘抄经典美文情感美文伤感美文爱情美文原创美文知识百科
文章荟萃
爱情文章亲情文章友情文章心情文章励志文章百家杂谈
散文精选
散文随笔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经典散文爱情滋味感悟生活
心情日记
随笔幸福快乐感伤难过无聊思念寂寞随感
诗歌大全
现代诗歌古词风韵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赞美诗歌谈诗论道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青春校园都市言情故事新编微型小说现代小说
故事大全
情感故事感人故事童话故事爱情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
好词好句
经典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搞笑句子唯美句子英文句子个性签名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高考作文优秀作文

行善事,救疯女,死里获生得良缘

2024-06-01 . 作者: 落日圆 . 热度:

 一、饥饿的疯女
“疯妹妹,这是给你的。” 周育全照往常一样,递给那疯妹子二个包子,还没递拢,那疯妹子就忙不迭地的抢了过去,然后就狼吞虎咽起来---- “吃慢一点,要不要喝点水?”周育全又从包里拿出一瓶水来,旋开了瓶盖递给她,那疯妹子吃得快了些,显得有些哽噎,还哽得有点儿打哕 。她抓过他手中的水瓶,就往仰着头的嘴里倾倒下去。包子吃急了,水喝得太快了,她先是哽噎,接着就呛咳起来,可是她一面咳一面还在喝水----周育全见状很是害怕,他怕她噎塞了气道,气道咽塞不通会死人的。他夺下她手里的瓶子,转倒她的身后,不断地敲拍起她的背部----隔了会,见她呕出了些食物,才放下了心---- 
二、疯女跟上了他
周育全,一手拿着水,一手拿着疯女还没吃完的包子,十分耐心地管控着她,先喂她一口包子,稍过一会,再喂她一口水----
 她吃完了,也喝完了,他也要走了----
这段时间来,他一直都在给她吃喝。她每次吃完后,都眼看着他离开,肚子饿的时候,又企盼着他快些到来,他成了她的希望。他虽然经常都来,难免也有因事担搁,没有来的时候,这样她便会挨饿,她多饿了几次后,便有了打算---- 
她等他走了一小段路的时候,便慢慢地动身,悄悄地跟了上去,跟着他回到了家----
三、那来的叫花女儿,还不快给我滾远些
“后面那疯女子是你带回来的?” 周育全见母亲问他,没回答就转过身去,一看是疯妹妹跟回来了,“你怎么跟来了,没吃饱,还要吃?” 那疯女害怕的倒退了几步,“你认识她?”周母问了一声儿子,周育全点了点头,周母便害怕起来,她怕儿子会被疯女赖上,便在门边拿来一把扫帚,对着那疯女扬了起来,“那来的叫花女儿(乞丐女),还不快给我滾远些----” 那疯女更加地害怕,害怕得哭了起来,周育全见状忙去挡住他妈妈,“你干啥呀?你看你把她都吓哭了。” 疯女见他帮她挡住了,那高高举起来的扫帚。她不哭了,像是瞅准了机会一样,转过身去就桃之夭夭。周育全见那疯女跑了,也跟着追了上去----
四、他愿意做啥就让他做
“老头子,你看你的儿子,为了一个叫花女儿,竟跟我闹起来,还跟她一起跑了,老娘我养了他二十六年,在她心中我还不如一叫花女儿----” 周母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老伴诉说着她的‘不值’ 。周父是个善良的人,说话也很和气,“老伴,你别怪他了,你就那么个儿子,而且眼看着就快没了。我看你平时那么心疼他,还说只要他高兴,他愿意做啥就让他做,你这会咋就忘记了。” 周母听了老伴的劝说,才想起儿子是得了白血病的人,医生暗地里告诉过二老,说是他最多还能活八个月,要是能尽快的找到,合式的造血干细胞,还是有转机的,不过所要的费用也不少,现在缺的就是费用。想到这里,周母也就不再埋怨儿子了。“老头子,儿子跟着那叫花女儿去了后,一整晚都没回来,你得去找找,天那么冷,他会受不了的。” “那是,那是,我这就去----” 
五、妈妈,我们收留她也是做好事
“老头子,我只让你去把儿子找回来,怎么把那叫花女儿也带回来了?” 刚回到家来的周育全,见母亲还是不待见疯妹,“是我叫她一道回来的,你要不乐意,我可以带她一道去租间房屋住。” “你为什么老是护着这叫花女儿----”周父见母子二人还是谈不到一块去,便道,“老伴,‘他愿意做啥就让他做’ ,这可是你说的话,怎么又忘了。” 周父经常用这句话提醒老伴。 周母不说话了,她很不情愿地,接受了这个叫花儿般疯女子。周育全见他妈妈有些憋屈,便开解她道。“妈妈,我们收留她也是在做好事,这好事做了,你也不会吃亏的。” “怎么就不会吃亏,我们要供她吃,供她穿,还要给她冶病----” “你不先付出,哪里会有收获。” “在一个疯子女儿的身上,能指望到收获?”“你把她当女儿养,她就是你的女儿,等到哪天你儿子没了的时候,你才有个女儿----”
六、就是叫妈妈替你死都愿意
周母听周育全说到这里,忽然害怕起来,噙在眼里的泪水也流了出来。“儿子,你怎么会凭白无故的说起这种话来,你别吓妈妈----” 周母走到周育全的身边,紧紧地抱住他,“儿子,你是不是全都知道了?” “是呀!我早就知道了,你以为瞒得住我,我又不是老年病人。” “妈妈好舍不得你呀!” “你哭个啥,我现还没死,等我死了你再哭。人还没死,早早的就哭起来,那不是在叫我早些去死吗?” “你个坏儿子!就是叫妈妈替你死都愿意,怎么会叫你早些去死呢----” 周母不哭了,她有点怨怼儿子,她捏着松松双拳,轻经的在他的胸膛上捶打----
七、老头子,我看这叫花女还不算太疯嘛----
那疯妹见到周母在捶打周育全,似乎不太乐意,她拱到二人中间,以背向着周母,大有替他挨捶的意思。不过,她倒还真的给周育全接了两捶,因为她突然拱拢去,周母没注意到,就没能及时停下来。话又说回来,疯女子即便是受到那松松的拳头轻轻捶打,也是无关紧要的。周母笑了,也没那么讨厌她了,她转过头去对周父道,“老头子,我看这叫花女还不算太疯嘛,还晓得来护着你儿子。” “没事,就算经神有点问题,我看也治得好。”周母接着又道,“那你就尽快送她去医院治治,等她稍好点,就让她嫁给全儿。” 周育全一听就反对起来,“我是个有病的人,说不准那天就没了,那还不担误了人家。你们还是把她当女儿养,以后才能靠她养老----” 
八,你就那么想我嫁出去呀----
----------------------------------

“我看你病都好得差不多了,能想起自己从前住在哪里,叫啥名字吗?想起了我送你回去。” “记不得了!啥都记不得了,只要有你在,住哪里不是住。我现在就叫周维全,以前叫啥名字都没关系,再说也纪不得了。” “我妈给你取这名字不是很好,像个男孩子的名字,你觉得不好就改一下。” “只要跟你在一起,叫啥名都是名。要说,我还习惯听你叫我疯妹妹。” “我要是还叫你疯妹妹,你就嫁不出去了。” “跟你在一起,我还需要嫁吗?” “你一天老跟我在一起,惹得别人闲话,你就更嫁不出去。” “你就那么想我嫁出去呀----” 
九、要不你娶了我,我打工赚钱来养你,
“你不看你多大了,二十三岁有了吧,还不想嫁出去,想留在家里当老姑娘?” “这个家对我那么好,哪舍得嫁出去。”“我爸妈都老了,养不了你一辈子。” “那不是还有你吗,难道你不愿意养我?” “我也不行,我得了绝症都快死了,怎么养你。” “别认为我一定就要你们养,我也可以打工赚钱来养你们。再说我都到你们家一年多了,你不但没死,还活得好好的。要不你娶了我,我打工赚钱来养你,行不?”“你还真打算赖在我们家,你究竟为了啥?” “二老对我好呗,不过这还不是主要原因。” “主要原因是啥?说出来听听。” “因为你像极了一个人,一个我喜欢的人----” 
十、表哥没了,我精神失常了
“我表哥硕士研究生,体健,貌端,身形伟岸。他对我很好,初时是爱护,渐渐地变成了爱慕。我也倾心于他。我们时常自驾外出,有次在綦河游泳,我被旋涡倦进去了,他奋力救出了我,自己却永远回不到岸上来了,我也永远地失去了他----
从此后我便精神失常了,经常睡不着觉,睡着了就梦见他,他叫我救他。好像有一天夜里,表哥又来了,说是要领我到綦河里去救他,我起床来,就悄悄地跟着他出了家门。等我从梦里醒来的时候,表哥已经不见了踪影,我也没在床上了,而是一个我不熟悉的地方----”
十一、只要有你就有家
“----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兜里也没有钱。
好多天都没吃东西了,我很饿,饿得头晕眼花的。后来是你给我拿来了吃的----
我认为你就是我的表哥,因为你像极了他。”
周育全听周维全说了这些后,显得有些惊呀,“你这是思虑过度了,总是在幻想你的表哥如何如何。于是便被幻相中的他带出了家门。再加上精神失常,记忆力差,所以就找不到路回家----”
“那倒没多大的关系, 只要有你就有家。” “我看你现在一点都不疯了----” “我原本就不疯,只是因为思念表哥,迷失了自我。现在有了你这个‘表哥’,再加上近段时间的治疗,当然一点都不疯----
要是一直疯下去就好了,好让你继续叫我疯妹妹。”
十二、就算他是好人,也得去所里把问题搞清楚
“你就是周育全?怀疑你与一桩拐带精神病女案有关,现在需要你到所里去协助调查。” “叔叔,他是叫周育全,你们会不会有什么误会,他可是个好人----” 警察把这个调皮的女孩看了看,“你叫我叔叔,我是你叔叔吗?” “警察不都是叔叔吗?” 警察看了看她,拿她也没办法,“就算他是好人,也得去所里把问题搞清楚。你少在这里跟我们鬼扯,站一边去,不然叔叔就要办你妨碍公务,一并带你回所里去。” 另一警察道,“她可能就是当事人,正好一同带回去----” “叔叔,你们真的误会他了----” 周维全见警察不听她的辩解,便着起急来,急得哭了起来。最后她也一并被带回了派出所。
十三、妈妈也不知道你全哥哥是好人
“你是赵萍?” 周维全听出是妈妈的声音,也知道了妈妈就是来报案的的人,“妈妈,你别叫我赵萍,我现在叫周维全。还有,你为啥不直接来找我,偏要到派出来报案,你是要把全哥哥当坏人呀!” 周维全的妈妈一听,女儿说话的条理清楚,思维正常,不像从前那疯女儿模样了,心理很是高兴。“妈妈也不知道你全哥哥是好人,我是怕他不会让你跟我回家,所就想通过警察----” “就算全哥哥要让我跟你回家,我也不会跟你走的。” “那是为什么呀?难道你连妈妈都不要了?” “你好好看一下全哥哥,看看他像谁。” 她妈妈去看了,看了很久很久,看得周育全都不好意思了,她才对女儿说,“他不就是你表哥嘛,难不成他又活了----”
拿着询问记录薄,准备询问他们的警察。听了这对母女的对话后,对周母道,“你报这案的案情已经很清楚了,你还是来签字销案吧----”
十四、还是和你妈妈回家去吧
从派出所出来,周维全把她这一年多来发生的事,都说给了她妈妈听,她妈妈听后,很不好意思地对周育全说道、“小周,是我错怪了你,对不起了!” “没事,没事,我曾经问过她姓啥、叫啥。她说,啥都记不得了,要是她说出了姓名和家庭地址,我早就送她回去了,哪用得着你费不尽的老力到这儿来找人。” “人家还不是想和你在一起嘛!” “和我在一起就不必了,还是和你妈妈回家去吧,也不用再叫周维全了,还是叫你的赵萍。” “我啥名字都不要,就叫疯妹妹,因为你不嫌弃疯妹妹。可是,我现在不疯了,你反倒不要我了。” “你在无依无靠的时候,我也不敢对你心存非份,现在知道你是大老板的女儿,又是大学生,更不敢心生妄念----”
说话间周育全的脸色骤变,变得煞白,转瞬间就倒地休克过去了---- 
母女俩见状大惊,马上拨通了120----
十五、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医药费
“女儿呀!你爸还在马来西亚,一时回来不了,你和你全哥哥的事,我都跟他说了,他很感谢你全哥哥,他答应负担你全哥哥的所有医疗费用。也允许你和他交往,但是不允许你和他结婚。说你全哥哥那病可能医不好,就算医好了,也要影响下一代。你要是不同意,他就要给财务打招呼,你全哥哥的医药费就只付到今天。还有,你的名字也得改回来叫赵萍,‘不跟我姓,还是我的女儿?’” 赵萍听她妈妈说完后,回道,“叫爸别拿全哥哥的医药费说事,等他的病好了再说。”“不行,你爸很武断,要你马上把承诺发过去,最好是视屏交流。” 周维全想了一下,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医药费,其余的事等以后再说,于是她开通了她爸那边的视频、“爸,你看得见我吗?我是你女儿赵萍----”
十六、为了他我只好骗骗你老人家了
------------------------------------
“你个疯丫头,竟给你老子我玩起花样来了!” “爸刚回来干吗就发那么大的火。” “你跟我视频时,答应得好好的,不跟那小子结婚。怎么又结了?”  “他比我表哥还要表哥,又把我从精神失常中挽救过来,我那能不和他结婚,当时答应你也是权宜之计,要不答应你,哪有钱给全哥哥治病,为了他我只好骗骗你老人家了。反正我跟他证都领了,不错都已经错了,你老要打要杀悉听尊便。” “咳!看不出你个死丫头,硬把老子吃定了,翅膀长硬了!是吧?” 老爷子很是气愤,他夺过张妈(佣)手中,晾衣服用的叉棍,劈头就打了下去。那张妈在赵家帮佣几十年,也是赵萍的奶娘,她舍得赵萍挨那一叉棍?老爷子举起叉棍时,她就拱过去挡在赵萍身前,接住了那一棍----
十七、那一棍要是打在女儿头上,我要找你拼命
张妈额上的头皮被打破了,血流出来了。老爷子见状多有欠意,“张妈,你咋来替她挡了这一叉棍嘛----” “赵董,你今天有点失态了,你就这么个女儿,多年来都爱她如命,今天一下子就不心疼了?你不心疼她,我还心疼她耶,她是我从小带大的,就跟我的女儿一样。”张妈说完又去把赵萍拉过来,“走,过去给张妈擦点药。”
赵萍的妈也对那老爷子很不满,“老头子你今天那一棍要是打在女儿头上,我要找你拼命。你一天就只晓得找钱,要是把女儿打没了,再多的钱找来也没用。还有你女儿和小周把证都领了,就别坚持你那套了,再说小周又哪点不好吗,人家还救助过你女儿。我看呀,那天去把小周叫过来,你两丈婿见个面,聊一聊,再给他们补办一个婚礼----”
十八、赵萍,快喊他改口叫爸
-------------------------------------------
“你长得还真像我那死去的外甥(赵萍的表哥),像得很,难怪赵萍那么喜欢你,你又救助过她。所以她跟我兜着圈子都要嫁给你,她那么爱你,希望你不要辜负她呦!” 周育全见到老爷子,有些害怕,他胆怯地低着头,小心地回着话。“我知道了,叔叔。”“你叫我啥----”“叔----” 一旁的张妈和赵萍的妈妈可急了,“赵萍,快喊他改口叫爸。” “你们急个啥,人家改口费都没得到,怎样改得了口。” “你个死丫头,硬是有了男人就不要老爸了。平时听说女生外像我还不信,今天信了。” “爸!你多少总得给点不是。” “真要?” “不----不要,我是怕叔叔不认我这个女婿,才不敢改口的----”
十九、老爷子随手从兜里摸出来一个红包
赵萍见周育全害怕得有些可笑,便继续和她爸调皮道,“那么有钱的老丈人,这点钱都舍不得。我看你还是给点的好,随便给点都行,一点都不给,叫人家怎么改口,要是随便就改了口,那还不坏了道上的规矩。” “真要,也难不到我,拿去,里面那张卡里有十万块。” 老爷子随手从兜里摸出来一个红包,顺手就朝着周育全递了过去。周育全急忙伸出双手推挡,“爸,爸----我改口就是了,这改口费就不要了,你还是留着吧。” 就在周育全推挡着红包不敢接的时候,赵萍一下子就把那红包抢了过来。“啥子不要呦,不要白不要,再拿点来我也不嫌多----”
 



 

展开剩余(
美文.分享

人喜欢

美文网微信号:mw748219
上一篇没有了
文档下载

发表评论

点击刷新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的评论需要经本站审核才能显示出来!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第三方统计代码